中国制造有多牛?全世界三成的提琴,都产自这个小镇!

2019-07-21   作者: 福利彩票   来源: 网络整理

一把中国制造的小提琴能有多便宜? 在淘宝网上,产自江苏黄桥的入门琴价格从199元起。 就是这不可思议的低价位,撑起了中国提琴总产量的70%,也占据了世界提琴版图的30%。 2019年4月12日,在中国乐器协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上,“中国提琴产业之都黄桥”作

  一把中国制造的小提琴能有多便宜?

  在淘宝网上,产自江苏黄桥的入门琴价格从199元起。

  就是这不可思议的低价位,撑起了中国提琴总产量的70%,也占据了世界提琴版图的30%。

  2019年4月12日,在中国乐器协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上,“中国提琴产业之都黄桥”作为“乐器行业功勋单位”受到表彰。

  在当地,不会拉琴的农民造琴的历史已有50多年,并连续24年提琴销量稳居世界第一。阳春白雪遭遇下里巴人,高雅艺术邂逅发财致富,共同谱写着“中国制造”的美丽与哀愁。

  从“社办”小厂到琴韵小镇

  黄桥的“提琴之都”是行政区划调整的结果,原本这里最出名的是特色小吃黄桥烧饼。

  2010年,黄桥镇合并了周边的数个乡镇,变成了拥有二十多万人口的“超级乡镇”。原来经轻工业部和中国乐器协会联合命名的“中国提琴之乡”溪桥镇也并入了新设立的黄桥镇。

  从黄桥镇政府向西五六公里,才是这个“提琴之都”的大本营。沿途,琴韵小镇的地标优雅而醒目,宽广的道路两侧是提琴状的人工湖和建设中的乐器产业园区。

  根据当地政府提供的数据,2018年全镇乐器生产及配套企业完成产值22.8亿元,销售收入24亿元,占到了全镇经济总量的1/5左右。全镇年产各类提琴逾百万套,其中OEM(品牌代工)约占60%。

  在故事开始的1960年代,这里只是给上海提琴厂加工配件的一家“社办”小厂。几位下放回原籍的上海知青拿着公社资助的几百元钱,在旧民房里做起了琴头、弓杆等零配件。

  “一个琴头五毛钱,一个弓子一块钱。”江苏凤灵乐器集团董事长李书回忆说。

  1971年8月9日,江苏省泰兴县革命委员会批准成立溪桥人民公社乐器厂。1973年4月22日,溪桥生产的第一把“向阳牌”小提琴诞生了。

  到上世纪70年代末,因为机制和市场等多种因素,上海提琴厂下达的生产计划萎缩,工厂处于严重亏损状态。

  1980年,李书担任提琴厂副厂长,他对内整顿风纪、调整生产布局,对外拓展合作、参加“广交会”,逐步将企业扭亏为盈,跃升为全公社排名第一的工厂。

  1984年,李书抓住全国工业体制改革的机遇,走城乡联合的道路,与上海提琴厂签订了十年的联营协议,公社提琴厂由此变身为上海提琴厂泰兴分厂。这次联姻成为溪桥提琴产业腾飞的起点。

  1995年1月1日,发展壮大的溪桥乐器厂正式独立,再也不用跟上海提琴厂四六分账了。当年,它就成为国内第一大提琴生产商,冲垮了众多国营乐器厂。

  1996年,工厂又拿到了自营出口权,溪桥乐器厂更名为凤灵乐器有限公司,50%的产品通过合作的美国公司销往美国市场。自此,凤灵乐器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大提琴生产商。

  2007年1月13日,《洛杉矶时报》以《中国:小提琴制造王国》为题报道了溪桥的提琴产业。文中写道,“由于采用了流水线生产并拥有对每小时挣50美分感到满意的熟练工人,凤灵公司能以低于25美元的价格出售其产品……他们把德国和法国挤出了低价小提琴市场。”

  在海外媒体眼中,“中国制造”在提琴领域里的异军突起与在玩具、服装、洗衣机、家具等领域的表现没太大不同——凭借廉价劳动力和快速提升的技术占据行业主导地位,而世界提琴行业的最高水平还在欧洲。

  十多年过去了,这种产业格局没有太大改变,黄桥依旧生产着世界上绝对大多数的入门级学生用琴。不同的是,当年的“提琴之乡”早已升级为“中国提琴产业之都”。

  2018年,以黄桥乐器文化产业园为核心打造的“琴韵小镇”入选全国特色小镇、江苏省首批特色小镇。

  在琴韵小镇的沙盘前,黄桥乐器文化产业园管委会办公室主任钱富民娴熟地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介绍起“一湖一厅两片区”的建设规划,这项占地3.17平方公里的工程将分10年逐步实施,目前已完成30%至40%。

  在最新的政府规划中,黄桥镇力争到2021年聚集300家乐器企业,形成年产百亿元的规模,提升在全球乐器行业中的地位。钱富民介绍说,在黄桥现有乐器企业中,除了独占鳌头的凤灵集团,还有年产值6000多万的企业一家,年产值3000多万的企业七八十家,十几个人的家庭作坊上百家。

  “上世纪80年代,凤灵乐器一家就可以代表黄桥的提琴产业,到90年代它还占80%以上,现在大约占到全镇产量的40%。”曾经在凤灵集团工作多年并对提琴产业深有研究的钱富民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黄桥镇一家提琴厂的生产车间。一边是越来越高的人力成本,另一边是不到5���润率,这是提琴大厂面临的现实问题。摄影/本刊记者 程昕明

黄桥镇一家提琴厂的生产车间。一边是越来越高的人力成本,另一边是不到5���润率,这是提琴大厂面临的现实问题。摄影/本刊记者 程昕明

  家族式的龙头企业

  在黄桥的提琴发展史上,凤灵集团董事长李书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。在他亲手打造的中国最大的乐器博览馆,《李书的人生之路》也被制作成宣传画面悬挂在显著位置。

  李书的身份很特殊,做过企业负责人,也做过乡镇领导。他如今的办公室仍是他30多年前当乡长时的政府办公楼,在这里,挂满了历任江苏省领导到黄桥视察的照片。李书介绍说,提琴行业是黄桥的支柱产业、富民产业,所以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,有的领导甚至上任的第一站就是到这里来视察工作。

  1973年李书进入溪桥乐器厂做学徒,土生土长的他与音乐最早的关联是在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”拉二胡。他从做琴头学起,从保管员、会计、供销科长、生产科长一路做到厂长。

  从1971年到1979年,厂里换过9任厂长,其中有一个厂长干了四个月被工人打到休克,没多久脑梗发作去世了。当地人把乐器厂称为“作气厂”,意思是厂里天天斗气,“大吵大闹三六九,小吵小闹天天有”。

  1980年,“霸道总裁”李书接管乐器厂的十天内开除了13个不服从管理的工人。“我年轻时脾气很坏,我在理上我就狠,不在理上我向你打招呼。”年近七旬的他回忆说。

  1984年与上海提琴厂的合作也是李书千辛万苦争取来的。为了这次合作,李书在一个月内跑了11趟上海,花好几天把提琴生产183道工序的价格背了个滚瓜烂熟。

  十年的合作做大了溪桥的乐器产业,也坚定了他独立发展的决心。“跟国营企业合作太难了,一个小时可以解决的事十天都办不完。”

  1993年,李书第一次到德国、意大利参加展销会,深受震动。“差别太大,我们的提琴卖100多,别人的卖1800,工艺上强太多了。”

  李书不服气,买了国外的好琴带回来研究,一个一个零部件拆开看。“同样都是人做的,新浪新闻,我们是人吗?”个头不高的他始终有一股庄稼汉的执拗。

  1996年他再次到国外参加展会,发现自己的琴卖180块还有30%的利润。按李书的说法,之后他们又花了五年的时间把全世界大的提琴厂都冲垮了。“品质不低于它,但价格是它的十分之一。”

  1999年,李书辞去溪桥的乡长职务一心办厂,上级领导大惑不解,“1949年以来,我们泰兴的乡长、书记没有辞职的,你是第一个。”

  2000年,凤灵乐器有限公司改制为民营企业,李书担任法人代表,买下了公司100%的股份。2006年成立江苏凤灵乐器集团。

  2010年,年近60岁的李书把公司的法人代表变更为1978年出生的双胞胎儿子,如今他们分别掌管集团旗下的吉他厂和提琴厂。

  曾经有好几次,凤灵集团可以借助资本的力量上市,但是每次临到合同签字前他都退缩了。“手抖,不想用别人的钱。现在想起来还是思想不够大胆,有点保守。”

  如今,整个黄桥的乐器行业都多多少少带有“凤灵”烙印。李书介绍说,当地在工商注册的乐器企业有119家,其中有81个是从凤灵出去的。

  • 责编:福利彩票